周轶君:躲不开聚光灯的中国科技

宝马娱乐在线城

2018-02-21 11:23:13

80多年前,研究中国科技史的英国学者李约瑟,提出后来被称为“李约瑟难题”的著名疑问:“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很多重要贡献,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中国发生?”尽管这个问题似被证伪,比如有研究发现,中国在古代也并没有真正领先世界,而科技贡献与现代工业之间并无必然联系云云,无论如何,如果李约瑟穿越到今天,必将重新审视自己的命题。

今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究竟谁是主角?发出欧洲之声的马克龙,还是忽然言之有理的特朗普?许多现场参与者在接受访问时都提到:全场热搜词第一名,是“中国科技”。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曾经是招惹羡慕嫉妒恨的国际焦点,过去几年由8%下调至6%左右,外界大谈“制造业中心转移”之时,没想到中国科技成了新的爆发点。

以过去20年为跨度衡量,中国在科学与技术(S&T)领域的研究与发展(R&D)投入增幅惊人,尤其近几年,超过美国与欧盟,是全球第二大科研资金投入国,占全世界的五分之一。“小米”可能在今年成为世界上估值最高的IPO。中国科学家克隆出两只猴子,是全球第一对灵长类动物的活体复制品。

用“天时地利人和”三条铁律,也能解释中国科技的猛进。“天时”表现在政策层面上,对“中性”的科技无明显限制,放开资金进入。政府推动的“人脸识别”等技术,也具有很高的商业价值,如全球首个无人超市。

“人和”,大量中国海外留学生可用。路透社比较主流招聘网站信息,发现中国科技公司薪水正逼近硅谷待遇。中资公司直接去硅谷开办公室挖人也很普遍。

“地利”就更明显了。地球人中手机用户飞快增长,中国市场基数肯定最大。超过95%的手机用户都在上网,令去年中国网民人数达到七亿三千万,他们对创新产品的需求无边无际。天时地利人和,在这里意味着资金、人才和市场,中国三样齐全。

然而,无法躲开聚光灯,并不完全是中国科技发展之幸。特朗普在第一次国情咨文中,将中国与俄罗斯从“战略竞争者”( strategic competitors )改为含有敌意的“对头”(rivals)。结束访华之后没多久,特朗普对中国制造的太阳能板和洗衣机征收高额关税,媒体回过神来问“贸易战是不是已经打响?”美国国会议员提出新法案,主张为中国科技公司在美扩张划下红线,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销售商华为、排名第五的中兴不得与美国政府机构沾边。特朗普还加强了知识产权保护,防止中国企业偷师。

曾经只被看作是“复制品”的中国科技力量,已经发展到惊动国际的规模,再也藏不住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