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脑科技龙志勇:我们立志成为中国的Deepmind

宝马娱乐在线城

2018-02-21 17:32:12

前段时间的美国加州,刚刚落幕了一场以“新科学复兴”,聚焦人工智能的跨界交锋。10家在不同领域具有代表性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现身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现场展示了随着AI浪潮的不断涌入与冲击,技术应用与落地的最新成果。

在入选的Top 10 AI初创公司中,只有一家中国企业――云脑科技。自人工智能热潮掀起之后,国内外想要跻身其中的企业如同雨后春笋般涌入,而这家跨越中美两地的人工智能行业平台公司,在各种争先恐后的喧闹中,显得格外的平静、沉稳。

实力大于名气的云脑科技

第一次见到龙志勇,这位沉稳的创业者,平平淡淡的讲述着云脑科技所有的与众不同。这家始终专注于技术研发、应用与落地的企业,在行业发展最热闹、最张扬的时候,让人觉得,它的实力却远远大于名气。

“能够最先感知并掌握全球前沿的AI技术,以最快的速度在中国实现应用与落地,是云脑科技最独特的地方。”龙志勇说道。

云脑科技的技术研发团队在美国硅谷,一个科技前沿技术最集中、最领先的地方。核心技术团队由创始人兼CEO张本宇带领,主攻核心算法的研发,而有着14年互联网企业服务经验的龙志勇,则带领中国团队负责技术的落地与国内市场的拓展。

如今,人工智能热潮在全球范围内掀起。回顾过去三十年,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利用互联网人口增长红利,通过服务C端用户,成为搜索、电商、社交这些领域的巨头。在新时代来临的时候,云脑科技将会如何布局?

龙志勇表示,为中国企业提供面向不同行业定制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帮助企业跨越AI技术与业务实施之间的鸿沟,是这个跨越中美两地的30人团队最明确的目标。他向IT耳朵记者介绍了云脑科技目前的主要解决方案。

1、精准获客:利用深度学习、知识图谱、NLP 等技术,针对企业已有的顾客数据进行建模,并且基于此模型,在海量的用户群中发现该企业的潜在顾客,从而进行精准营销,帮助企业以低成本获取高价值的新客源。

作为银联智惠应用开放平台的合作开发伙伴,云脑科技基于银联的海量消费数据,自动学习并动态更新用户全景个性化智能模型。利用这一模型,可以根据已有的消费用户群,自动发现相似的新用户,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转化率来获取高价值顾客。

2、预测与调度:利用深度学习,根据历史行为/状态的上下文环境描述,来预测新的上下文环境中行为/状态的发生概率,然后根据动态的预测,针对特定资源进行自动化的调度,从而获得较优的KPI。

例如,在与某电网的合作中,云脑科技利用深度学习算法,共同研发出基于 AI 的负荷预测方案。国家电网能够更及时、更有针对性的优化调整其电力生产及分配策略,并通过对用户电表负荷的预测,及时、准确的察觉偷漏电的行为,从而减少经济损失。

3、异常检测:利用深度学习,根据历史的时间序列数据来确定数据变化的正常范围,从而在异常数据出现的早期就能捕获异常,及时发出告警,降低损失。

4、个性化推荐:利用深度学习,基于每一个用户的行为,推荐新的内容,从而产生更高的转化率。

5、语义分析组织:利用 NLP 和知识图谱技术,对海量文本进行信息抽取和相似性检索,自动生成语义标签和摘要。

这些技术可用于金融、通信、能源、人力资源等行业。对于一家初创企业而言,能够服务于银联、电网这样的超大型国家企业,这也印证了,这种研发与落地分隔两岸,却又无缝契合的模式,是适用于中国市场的。

华丽的创业标签

Microsoft、Google、Facebook、Fico、Qualcomm、阿里巴巴、中国电信,这些都可以作为这家AI初创企业的华丽标签。

据龙志勇介绍,创始人张本宇在人工智能领域深耕18年,曾被创新工场评价为“人工智能华人科学家中排名前 10 位大牛之一”。他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95级计算机系之后,继续选择在人工智能专业攻读硕士;2002年至2008年,他就职于微软亚洲研究院,手握150项美国专利;2008年至2014年,他先后进入Google、Facebook,领导Google AdWords Quality、 Facebook Search、Google Now等多项核心技术及系统的研发工作。

直至2015年,张本宇创立了自己的事业,云脑科技成立。

龙志勇和张本宇结识于美国硅谷,“张本宇擅长技术的研发,我相对侧重产品和市场的运营,当初我们聊到将AI技术从硅谷引入中国,并且探讨出在不同行业的应用场景,都觉得这是一件靠谱的事儿。”龙志勇回忆道。创业契机与商业视野的不谋而合,使龙志勇在2016年10月加入这个团队,成为云脑科技的联合创始人&COO。

龙志勇硕士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系,曾多年任职中国电信、阿里巴巴等著名企业,跨越通信运营、企业软件服务和移动互联网。具有14年的IT行业经验的他,带领着云脑科技的另一支团队,在中国市场足够稳扎稳打的“作战”。

之所以对自身的技术优势有充分的信心,龙志勇还提到云脑创始团队中另一位“大牛”,首席架构师刘亚新。他在1993年就已研读人工智能硕士,后来留美考取博士,曾担任美国征信风控鼻祖公司Fico的Lead Scientist,有着20多年AI从业经验的刘亚新,十分资深却又为人谦和,在团队里,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大师兄”。

据龙志勇介绍,云脑科技团队的顶尖配置不仅体现在成员的实力上,还源于他们对团队强烈的归属感。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展,逐渐招纳了来自南京、杭州、厦门的伙伴,而这些人的加入所情愿付出的“代价”是,和家人分隔两地,甚至是举家北上。“这是创业过程中,让我最感动的地方。”龙志勇说道。

创业的过程终究伴随着太多不确定性,然而,团队的力量支撑足以给彼此安全感。或许,张本宇在18年前开始接触人工智能的时候,他并未过多的去思考,未来何时能成为AI的时代。当AI时代真的来了,他们早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科技创业者的务实情怀

有人说,中国与美国初创企业的最大不同在于,后者往往带有以技术造福人类、改变世界的情怀,而中国更加注重商业模式。作为跨越中美的云脑科技,成立之初的企业愿景更容易受到怎样的影响?

龙志勇说:“这两种模式没有对与错”。

他谈到一个词,“务实”。中国与美国发展的所有不同,都基于一个最基本、最客观、最不可动摇的因素――国情。历史只留给我们顺应的资格,从没有去改变它的权利。或许在美国的创业氛围,谈及情怀来的更为容易一些,而中国作为一个务实的发展中的大国,一切都应该是务实的,对于社会的责任也应该基于自己更好的生存。因此,“这两种模式没有对与错”。

龙志勇用比尔盖茨曾说的一句话形容了当下被舆论和资本不断刺激和充斥着的人工智能,“人往往容易高估一件事情在一年之内的发展,但往往低估五年以内的发展”。

去年3月,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掀起人工智能热潮,但随之而来的是,技术的研发跟不上应用与落地的尴尬局面,以智能音箱为例,众多科技企业从研发到量产,投身其中,而产品却未能获得好的用户体验。短期内对于AI过于乐观的认知,甚至出现了“人工智能虚火过旺”的声音。再过一段时间,浪潮退去,我们对于这个行业的审视或许会愈发悲观。

然而,我们应该理解,AI行业的从业者们希望业界不要过分解读AI的存在,而是以客观、冷静的视角去关注这个行业的发展,并且能够相信,AI必将在中长期的发展中逐渐散发出它的影响力。

正如龙志勇所说,“我们始终希望自己脚踏实地的把事情做好,因为能够参与其中,便是最大的乐趣。”